<sub id="bbbl1"></sub>
    <em id="bbbl1"></em>

    <track id="bbbl1"></track>

    <listing id="bbbl1"></listing>
        <delect id="bbbl1"><sub id="bbbl1"><address id="bbbl1"></address></sub></delect>

        <big id="bbbl1"></big>

        <nobr id="bbbl1"><delect id="bbbl1"></delect></nobr>
        咨詢熱線:

        18007367799

        聯系我們CONTACT US

        24小時咨詢熱線

        18007367799

        湖南隆飛影視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聯系電話:18007367799 周老師
        郵箱:1318274130@qq.com
        地址:湖南省常德市洞庭大道3150號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網站首頁 > 文化動態 > 文化動態-2020文化動態-2020
        常德、桃源淪陷記(上篇)
        常德、桃源淪陷記(上篇)

        編者按:

        1944年2月,兩位參加過“常德會戰”的老兵前往重慶南溫泉拜訪著名作家張恨水先生,請求先生寫一部關于常德會戰的小說,以祭奠57師陣亡的戰友。經過一年多的資料收集和一年的寫作,1946年4月,張恨水在北平東交民巷完成了他一生中著名而又是唯一的軍事題材小說《虎賁萬歲》。該書至今仍是研究常德會戰的重要參考文獻。就在張恨水先生先生創作《虎賁萬歲》的同時,著名歷史學家翦伯贊出于對家鄉的熱愛和思念,也在采訪參戰老兵和收集戰報資料的基礎上,寫就了《常德、桃源淪陷記》,并先于《虎賁萬歲》刊發。

        讓我們重溫那段慘烈的歷史。

        一  常德、桃源——從平靜到戰爭

        桃源,這個具有神奇傳說的地方,是我的家鄉,在這里我度過了我的幼年時代。沒有什么神奇的“桃花源”,也沒有什么不死的秦人之世外的村落。和其他的地方一樣,同是暴政橫行的地方。

        桃源的縣城是一個很小的城市,沒有城墻,也沒有很大的商店,狹窄的街道,矮小的房屋,還保持著一種中世紀的風味。

        常德,這座洞庭湖西岸的古老的城市,在這里,我度過了我的中學時代。

        靜靜的沅水,灰色的城墻,古舊的廟宇,舊式門面的商店,各種各式的手工業作坊,用石板鋪成的大街小巷,自有這個城市以來,也許沒有什么改變。如果說這里也有些近代的裝璜,那就是有一座西班牙天主教堂的鐘樓,聳立在這個古城的天空。

        常德、桃源相距六十里,是湖南西部的門戶。自從十七世紀中葉經過清兵的一度蹂躪以后,三百年來,這里的居民,沒有看見過外國的軍隊。

        1

        老常德大街,有著標志性的石板路和店鋪招牌

        平靜的時代很快的就過去了,一九三七年抗日戰爭爆發,歷史的颶風,吹到中國。跟著武漢失守,成千成萬的難民即涌進這兩座古城。和難民的涌進同時,敵人的轟炸機群也出現于這兩座古城的天空。從此以后,警報的悲鳴,炸彈的巨響,打破了這里三百年來的沉寂。

        常德、桃源,特別是常德,對于敵人是一個具有誘感性的地方。因為這里是洞庭湖西岸物資吐納的地方,特別是糧食和棉花。為了獲得這些東西,敵人曾經在洞庭湖沿岸,發動好幾次大規模的掠奪;但每一次的掠奪都沒有深入到常德、桃源。

        歷史的災難終于降臨了。一九四四年(應為1943年-編者注)的秋收,召來了日寇大規模的進攻。在敵駐漢口十一軍司令官橫山勇的指揮之下,大批敵軍,向洞庭湖西推進。據說,這次敵人所用的兵力有八個師團(第三、十三、三四、三九、四十、五八、六八、一十六)、一個獨立旅團(十七)、三十六個聯隊、五個獨立大隊,共十余萬人;此外,還有偽軍四師。但這些敵軍并不是完全用以攻常德和桃源,而是分散在洞庭湖西廣大的區域中進行糧食的掠奪。

        敵人的攻勢迅速展開,當時敵軍三路并進,同趨常德。一路以華容為根據,于十一月二日,開始西進,三日陷南縣,六日陷安鄉,十五日陷漢壽,十八日進迫常德的近郊。另一路,以石首為根據,連陷公安、澧縣、臨澧,直趨常德。又一路由澧縣而西,連陷石門、慈利。十一月十九日由漆家河侵入桃源境內的陬市——我的家鄉,二十日晨,那時被稱為世外的桃源遂被敵人占領。敵人占領桃源以后,又分道東進,轉攻常德。不到半月,湘西九縣十萬方公里的土地變了顏色,三百萬以上的居民淪為奴虜。

        1
        常德會戰是抗日戰爭時期大規模的會戰之一,也是抗戰以來最有意義的勝利之一,在整個抗日戰爭乃至第二次世界大戰中都具有一定地位。

        二  巷戰——從十一月十八日到十二月三日

        從十一月十八日到二十五日,戰爭在常德城外展開。當時我方駐守常德的軍隊是五十七師,只有五千人(57師總兵力8000余人,常德外圍戰有損耗,此處5000人應為守城兵力-編者注);而圍攻常德的日軍則有六萬人左右。因為敵我力量的懸殊,戰爭一步步逼近城市。

        十一月二十六日,敵人竄入常德城內,常德變成了血和火的城市。但是戰爭并沒因為敵人之攻入城市而結束,只是由野戰轉為巷戰。關于巷戰的情形,中央社《常德保衛戰中的英勇事跡》一文中曾有這樣的敘述:

        “敵方二十六日開始攻進南城,占據河街高于城墻之常德商場與瑞記洋行,我軍以竹竿撐手榴彈向之投擲,當將該敵撲滅。

        二十八日以后,敵即由東北兩角攻入,首先以飛機、大炮及噴嚏性瓦斯開路,攻之不下,兩次縱火燒房,火勢逼我退入市中心區。

        我軍在中央銀行及慈善堂與縣黨部等據點,各被敵沖鋒達二十余次。

        守軍因傷亡過重,最后師長當排長,校尉雜役當兵用,傷兵則只有戰死而后已。

        有時雙方在同一建筑中,為爭一個窗口做槍眼,爭一個洞做出路,常白刃格斗;一兵打沖鋒,一官守碉堡,更比比皆是?!泵绹浾邜叟乃固?Epstein)《常德之戰》文中也說:

        “(在常德城內,)每一條街,每一個地點,都有他的故事。關于這些,我由幾個身經百戰的老兵士和沒有撤退過的老百姓,聽到許多。

        一百個中國士兵,堅守著圍繞城市的五個古式的鐘形碉堡,直至敵人的炮火不見發出為止。

        城的東門,被敵軍以長距離轟擊的七五毫米大炮破開。(敵軍就從這里進城。)

        靠近西門坡的中國炮兵團一位指揮官告訴我說:他們的兄弟當炮彈發完以后,都變成了步兵,同時三次沖擊中,犧性他們的團副。

           全城的防御,只有五十七師的五千人馬,而抗著來犯的六萬敵人兵力,反使他們蒙受了百分之九十的損失?!?/span>

        1

        1943年11月至12月,侵華日軍為牽制中國軍隊對云南的反攻,并掠奪戰略物資,打擊中國軍隊的士氣,糾集7個師團約10萬人對抗日戰爭第六戰區和第九戰區結合部的的常德發動猛烈進攻。

        從這些紀錄中我們可以看出,在保衛常德的戰爭中,五十七師的士兵曾經表現了他們最大的英勇。他們雖然知道等待援軍的接應是沒有希望的,但仍然戰斗到底,作沒有希望的等待。

        十二月三日,是一個可恥的日子,這一天,常德淪陷了。

        常德的滄陷,其責任并不在五十七師的士兵,而是由于在洞庭西岸沒有必要的軍事防御,替敵人留下了一個進攻的缺口。

        1

        南門城,面對著寬廣急流的流水,曾有一星期以上的微戰。而最后,伙夫、擔架兵利用敵人的步槍,也參與作戰。磚頭、石塊、竹竿,都被中國軍隊采用做武器,以阻止敵人強渡登陸。

        三  淪陷以后——奸淫、虜掠、屠殺

        戰爭的失敗替常、桃的人民帶來了空前的災難。但這種災難并不是絕對不可避免的,假使政府在事前有計劃地撤退了戰區的人民。

        關于常、桃人民所受的災難,《大公報》記者高集在其《劫后常德》一文中曾有如次的敘述:

        “在常德被包圍之前,城中的十四萬居民都疏散到鄉間,大部分是渡江到南站,再轉向黃石港、裴家碼頭、河洑一帶,不幸恰被從漆家河渡江之敵包抄了,于是便演出了大規模的搶、殺、奸。

        敵人對付難民的第一步就是搜身,五十元、一百元的鈔票一齊搶去,五十元以下的小鈔統統撕碎,然后往高處一拋,看著那片片飛舞的紙鈔作樂。有時候聚集一、二百難民在一處,喊他們把鈔票飾物往地下丟,聚成一堆后,一齊拿走。

        在永竹山,三個敵兵在一所草棚里搜尋出一個藏躲的難民,喊他脫去衣服,因為在張慌中脫得太快,便被一刺刀刺死。

        敵兵摸了摸尸體,搜走衣服內所帶的兩張五十元和一張一百元的鈔票。

        留在城市里未及時逃出的難民,在敵人進城后,全被驅進一間大房子里,一把火燒了這間房子,房子中的難民便隨房子一同葬身在熾熱的火焰中。

        在三義湖,三個敵兵用機槍射死一百三十九個難胞。在鄉間,三個或兩個一起的難胞,都是被敵兵用刺刀殺死的。觀音潮一位五十幾歲的劉百生老者,被幾個敵兵用槍托打死后,還敲斷他的大腿。所有的被拉夫的夫子,年青的或年老的,一不如意,便被一腳踢進河里或穿心一刀刺死。

        夫子是老幼皆拉,最老的有六、七十歲老頭,最年青的有十四、五歲的小孩。年老的被殺死的最多,因為他們既挑不動,又走不快,稍一耽擱或憩腳,就被殺戮。

        1

        常德淪陷后無家可歸的難民

        每一村莊鄉鎮,都是一把火燒得一干二凈。畜牲都拉去佐了餐,雞是要剝皮吃,米和棉衣一無幸免,都被搶走。被褥拿去給馬用,或用以填平泥濘的道路。質料好一點的棉衣被撕成碎條,圍在頸間取暖。毛線衣最喜愛,即使是沾了血跡的,也都抓走。剩余的米糧,或丟進水里,或撒在糞坑里.....為敵兵作向導的奸細說,這是“破壞主義”。

        遇上了敵兵的婦女,一無幸免,都遭了獸行的蹂躪。稍有姿色的,敵兵自己下手;年老或不合眼的便強迫夫子強奸,他們旁觀作樂。在黃石港-一個王姓女子被二十幾個敵兵輪奸至死。陸山的一位姓楊的老者,被敵兵逼迫著奸他的幼女,事后,父女一齊撞墻死了。大部分婦女被奸死后,還剝去他們的衣服飾物,赤身裸體的曝尸野外。

        在桃源,我們被所看到和所聽到同樣的事實所驚倒,桃源的景象完完全全是常德的一個翻版?!?/span>

        不僅中國的人民遭受了這樣巨大的災難,就是西班牙籍的教士,也難逃日寇的劫奪和侮辱。愛拍斯坦《常德之戰》有云:

        “日本軍隊曾毆打五十九歲的老牧師王德純(Vecitacion)同時搶劫了他的米糧、銀匙、教服和金十字架。他們還想奸污修道姑瑪提利慈、百利托、佛朗可,當他們進入欲圖傷害那些避難的婦孺時,牧師和道姑沙濱洛諾同加阻擋,他們用刀背扣打他倆,在道姑的頭上還擊成了一道深痕,牧師們前后被扣打過四次。牧師王德純是一位西班牙的主教,最初對于日軍的侵犯尚無若何反感;現在慘痛的事實,叫他一再發覺和認識敵人的侵略行為。他召集了避難回城的一個五千民眾大集會,他說:‘日本人確非人類的行為,我親見人民被殘殺,被奸污,我自己也遭搶劫、毆打和侮辱?!?/span>

        (重慶《中華論壇>第一卷第九期,一九四五年九月十五日出版)

        ——未完待續

        1

        翦伯贊(1898年4月14日-1968年12月18日),維吾爾族,湖南省常德市桃源縣人。中國著名歷史學家、社會活動家,著名馬克思主義史學家,中國馬克思主義歷史科學的重要奠基人之一,杰出的教育家。

        本文引自《翦伯贊史學論文選集(第一輯)

        圖片來源:網絡

        1

        分享到:
        五月丁香色综合久久,欧美成人aa久久狼窝五月丁香,av无码中文字幕不卡一区二区三区,人妻无码人妻有码中文字幕,不卡av中文字幕手机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