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bbbl1"></sub>
    <em id="bbbl1"></em>

    <track id="bbbl1"></track>

    <listing id="bbbl1"></listing>
        <delect id="bbbl1"><sub id="bbbl1"><address id="bbbl1"></address></sub></delect>

        <big id="bbbl1"></big>

        <nobr id="bbbl1"><delect id="bbbl1"></delect></nobr>
        咨詢熱線:

        18007367799

        聯系我們CONTACT US

        24小時咨詢熱線

        18007367799

        湖南隆飛影視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聯系電話:18007367799 周老師
        郵箱:1318274130@qq.com
        地址:湖南省常德市洞庭大道3150號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網站首頁 > 文化動態 > 文化動態-2017文化動態-2017
        去北京,找丁玲(散文)
        去北京,找丁玲(散文)

        (一)

           12月28日,坐高鐵去北京,只為尋找丁玲。

          從長沙南上高速列車,起初一路陽光。過鄭州站以后,天陰,車窗外能見度不超過500米,似乎是霧,又似乎是霾。盡管車速恒定在每小時306公里,但還是有四面霾伏的感覺。

          很久沒有坐列車了。雖然同行的有兩三個同事,沒坐在同排,就沒有交流的條件和背景,如此,便有了相當輕松和快意的環境,如同獨處。六個小時車程,看手機、書或窗外就成為比較實在的消遣。低頭看手機的占大多數,這是當今國民的通病。我也不例外,不過,過鄭州站到石家莊之前,我有意識地把目光投向窗外。

          雖是冬天,說全然沒有綠色是不對的。一丘丘尚在幼苗的植物應是越冬的小麥,沒有南方綠得普遍。楊樹較多,掉光了葉。少有看見山丘,仿佛沒有高低起伏。河南河北處在黃河流域,和湖南湖北的長江流域有很大區別。

          2016年,丁玲故居修繕提上重要日程,主體工程行將竣工。故居陳展和對外宣傳迫在眉睫。不久前臨澧縣委宣傳部與常德市丁玲文學創作促進會組織了一次“走進丁玲家鄉”文學采風暨新年音樂朗誦會,效果很好,聲名遠播。九月初,丁玲文學創作促進會與臨澧縣委宣傳部組織了一次走進丁玲第二故鄉,赴北大荒尋找丁玲足跡的采風活動,在北大荒與湖南產生深遠的影響。今天,丁玲第一故鄉想在明年初將丁玲故居修繕后的成果奉獻給世人,需要丁玲家人及后人的幫助。葉春華帶隊,說話的云、楊富國、劉大喜參與,便有了這次旅程。丁玲肯定是找不到了,但丁玲在曼妙的時空中留下的味道肯定找得到。

          下午2:30,沒有遇見傳說中的霧霾,沐浴著明媚的陽光走進北京城。目標一致,丁玲故里——佘市橋鎮的主要負責人楊富國很能安排,早有小朱總駕車在站外候著我們,直抵蔣祖林府邸。

          丁玲和胡也頻的兒子蔣祖林,蔣祖林的夫人李靈源,蔣祖林的女兒胡延妮在家熱情地接待我們。這次北京行真的很順利,昨天剛剛回國的胡延妮居然也在,這位秀外慧中的女子特像年輕時的丁玲,能與她謀面真是意外之喜。

          丁玲的兒子蔣祖林(86歲),丁玲的兒媳婦李靈源(83歲)思維敏捷,條理清晰,非常明確我們此次北京行的目的。丁玲故居明年行將對外開放,他們拿出了與丁玲相關的全部資料和遺物,讓我們在修繕后的丁玲故居布展。

          胡延妮是丁玲的孫女,第三代,無疑是丁玲家族的中心,也是未來我們與丁玲后代聯系最重要的人物。美麗、端莊、熱情、善言的胡延妮帶給我們很多全新的思想,我們幾乎在愉快的交流中度過了下午的時光。胡延妮已定居美國,但對湖南對臨澧的感情非常深厚,特別是對家鄉的發展非常關注、關心。在與她的交流與交往中,我們明顯在感受到了她對故鄉的這份眷戀。

          本來不想外出吃飯的延妮在我們的盛情邀請下,居然答應一起晚宴。于是便有了難忘的共進晚餐的時光。健談而快樂的延妮成為晚餐時的焦點。幾乎都是她在說,我們在聽。那些詼諧幽默且時尚的話從她的嘴里出來,讓我們從內心里得出一個結論,不愧為丁玲的孫女。

          

        (二)

          一睜開眼,位于北京站對面的湖南大廈八樓窗外的陽光很好,如此晴朗透明的天空勝過江南。照例拿起手機看時間,順便看看微信。丁玲的孫女胡延妮6:10在我凌晨的博客文字微信鏈接上留下了這樣的一句點評:“您寫得真好,不愧為湖南人,湖南臨澧人!”

          很受鼓舞。本來不是這樣的標題,準備寫一篇流水賬似的日記,沒想還點到了北京行的主題?!罢叶×?!”丁玲家鄉臨澧縣黑胡子沖建筑面積863平方米的丁玲故居修繕一新,但畢竟只是一所空房子,還沒有丁玲的影子或痕跡,這是我們比較焦慮的事情。丁玲在哪里?能不能讓她回歸故里?就看我們這次北京行的效率。此次北京行主要接觸丁玲的親人,除了她的一雙兒女,再就是曾經相濡以沫陪伴她的愛人陳明本人。昨天下午在丁玲兒子蔣祖林家中得到蔣祖林夫婦及女兒大力支持,我們未到就準備了一些丁玲曾經用過的衣物及題字,讓我們這行人深受鼓舞。

          12月29日的重點是去丁玲木樨地住所拜會陳明。9:30,朱總的車準時來湖南大廈接我們。來到陳明樓下,我給陳明妹妹陳舜萍打電話,住在九樓的陳阿姨親自下樓來迎接我們。她比陳明小19歲,是九個兄弟姊妹中最小的一個,看起來非常精神。未來北京之前,我曾和陳阿姨通過兩次電話,她告訴了我們有關陳明的近況,有101歲高齡的陳明六年前就已癱瘓在床,而且現在大腦意識模糊,已經不能和人正常的語言交流了。

        隆飛影視,宣傳片拍攝,專題片拍攝,隆飛影視文化傳播,常德紀錄片拍攝,宣傳片拍攝價格,沅澧美味167,常德梨園頌,梨園頌

          走進陳明,不,丁玲的家,還來不及觀察居家環境,我們就聽到了保姆閆海奇與陳明大聲的交流。她在試圖說服陳明,接見丁玲老家來的客人。陳舜萍阿姨非常健談,她給我們備好茶,便請我們坐下,介紹陳明現在的情況。陳阿姨詳細講述了陳明在丁玲離世后的生活軌跡,讓我們對陳明這位百歲老人近況有了基本的了解與理解。

          這當口,保姆閆海奇從陳明臥室出來,示意我們進去探望陳明。她說,陳明此刻相對清醒。葉春華、楊富國、劉大喜加上說話的云終于近距離接觸到了這位傳奇老人。顯然,他不認識我們,只是用一種目光盯著我們看,似乎明白我們是從遙遠的南國來,從丁玲的故鄉而來。

          丁玲走后,陳明和張玉生活了26年,今年,87歲的張玉也離開了人世。照顧陳明的責任落在了妹妹陳舜萍和保姆閆海奇身上,更多的時候,他們三人相依為命生活在一起。我們和床塌上的陳明合影之后,便走出了陳明的臥室。

          我特意和照顧陳明的保姆閆海奇交流了一會兒。這位來自河南南陽唐縣的鄉下打工妹在陳明家當了十多年保姆,起初只負責做飯,六年前,陳明生活不能自理之后,開始幫助張玉照顧陳明的起居,張玉走后,陳明的照料工作大多都落在了這位農村婦女的身上。閆海奇說,子女也沒有她照顧的多,更多的時候,她也把陳明當成自己的親人一樣對待。閆海奇告訴我,陳明意識盡管模糊,但對她還是非常依賴。起先,她問陳明,她是誰?陳明回答,是閻錫山的孫女;后來,再問陳明她是誰時,陳明則說,她是他的孫女??梢?,在長期共同生活的過程中,陳明已把小閆當成了自己家的親人。

          關于丁玲離世后,陳明與張玉共同生活的事,被很多人甚至親人詬病。其實當年丁玲臨走時特別擔心陳明的感情世界,她的內心一直對陳明有些愧疚,總覺得欠陳明的,希望有一位女性能夠填補她走后的空白。這一點,張玉做得很好,至死都在照顧陳明的生活,讓晚年的陳明不覺得孤單。即使張玉離開了,照顧陳明的事也做了安排。她說誰照顧陳明都不放心,只有閆海奇讓她放心。和小閆交流之后,我覺得張玉的安排真是有心,也是非常正確的。

          現在思考,如果丁玲在天有靈,對于陳明晚年生活應該足夠欣慰了,陳明的生活應該是幸福而安寧的。

          合影后,我們告別出門,帶著陳阿姨送給我們丁玲的相關資料,暗自慶幸此行的順利。唯一的遺憾是沒有見到蔣祖慧夫婦,據說去了南方。我們非常想了解毛澤東1937年寫給丁玲的《臨江仙?給丁玲同志》。1939年丁玲交給胡風保管,1955年胡風案發后被有關部門抄走。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毛澤東所寫的這幅手跡發還給胡風。胡風夫人梅志打電話給丁玲。丁玲讓女兒蔣祖慧取走該手跡,終于“物歸原主”。如果毛澤東的這幅手跡還在的話,現在應該在誰的手中?蔣祖林說不知道,陳明問不到,陳舜萍也說不知道。是不是珍藏到某個紀念館或博物館呢?不得而知。

        隆飛影視,宣傳片拍攝,專題片拍攝,隆飛影視文化傳播,常德紀錄片拍攝,宣傳片拍攝價格,沅澧美味167,常德梨園頌,梨園頌

        (三)

          12月30日8:30,窗外,陽光明媚。在北京開往成都的高鐵上,心底一片澄清?;嘏R澧和來北京的心情已發生變化,塵世的俗務丟到爪哇國去了,只有陽光、平原、奔馳,突然覺得輕松了好多。

          為什么?是因為窗外的陽光,是昨晚與老鄉聚會后的宿醉?還是在北京找到了丁玲?

          其實,心情好的理由是放下。坐著高鐵回家,在這六七個小時的行程里,繼續觀賞窗外的風景,傾斜的光線,平緩的綠色,流動的空氣,忘掉煩憂,可以想快樂的事,也可以什么都不想。在塵世,需要有一種境界叫忘我。北京行相當順利,不用調整,也能抵達忘境。

          昨天在力學胡同吃完午餐后,再驅車前往中國現代文學館剛好是上班時間。幾次經過中南海,很想進去看看。友人勸說,以后吧,現在活動多,不適應參觀。我們只得放下念想,直奔文學館。陳建功招呼打得很有效,梁副館長上午就在文學館候著我們。知道我們一行的來意后,特意安排網絡信息部辛昭瑞主仼接待我們。文學館管理很規范,查閱有嚴格審批手續,重要物件需要兩人同時開鎖,不得拍照,不得復印。

          我們請求查閱了丁玲館藏文物目錄,信函有一千多件,實物數似乎也上千。進到館藏室看了兩個卷宗,里面有胡錦濤等寫給丁玲的信。辛主任說,只能看信件的部分前三頁。如要借閱或復印,需要物件主人的親屬授權。

          葉春華做事很認真,她請求辛主任打出了有關丁玲藏品的全都目錄,待回去研究后再確定需要的東西后再辦理相關手續復制或借閱。

          精誠所至,辛主任從電腦上打下了丁玲館藏目錄。我們如獲至寶。帶著僥幸,我問辛主任,有1936年毛澤東曾發報前線,1937年又重新寫給丁玲同志那首著名的題詞嗎?辛主任沉吟片刻說,以她在文學館工作多年的經驗判斷,這么重要的東西應該還在個人手中。如此說來,中國現代文學館里的確是沒有。

          有遺憾難免,有時遺憾未必不是好事。拿著厚厚的一迭目錄,我們內心無比喜悅,走出文學館時,忍不住又照下一張照片留念。這次的北京之行,除了得到中國作協和中國現代文學館的幫助之外,拜會了蔣祖林、蔣祖慧寓所,見到丁玲那么多親人,得到那么多幫助,感動滿滿,收獲滿滿,開心滿滿。

          臨澧縣多方籌措經費修繕丁玲故居,除了懷念丁玲之外,更多的是傳承和弘揚丁玲精神,教育和啟迪后人。同時打響丁玲名片,加快臨澧文化旅游發展。

         ?。?/span>作者劉金國:中共臨澧縣委宣傳部常務副部長、湖南省作家協會會員,本文原載《常德名人》2017年第三期,有刪減)



        分享到:
        五月丁香色综合久久,欧美成人aa久久狼窝五月丁香,av无码中文字幕不卡一区二区三区,人妻无码人妻有码中文字幕,不卡av中文字幕手机看